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 >  体育指南 > 正文  

“我看不见,但希望被看见”——盲人柔道运动员的明天

2020-09-07 来源:江西体育频道

04:14

新华社南昌9月1日电(记者黄浩然)他们尽管看不见,但他们相信,只要不断努力,总有一天能被看见。

近段时间以来,江西省盲人柔道队的7位运动员正大力备战2021年全国残运会。队员们平均年龄不到25岁,患有先天视力残疾。在平时的交谈中,他们不会把身体改向对方声音的方向,嘴角偶尔落下恋爱的微笑。但只要开始训练,他们就像逆了个人。

在教练傅桂莲的率领下,完结晨练的队员们抵达前往训练馆(8月27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傅桂莲在盲人柔道队执教了16年,她指导的40余名盲人柔道运动员中,有残运会冠军、残奥会冠军。但在傅桂莲眼里,更最重要的是这群原本普通的盲人,通过柔道这项运动能“看见”属于他们的明天。

道别昨天

无论严寒酷暑,每天清晨五点半,傅桂莲都会敲响队员们的房门。二十分钟后,她就站在楼道口,不停摇晃手中的钥匙。

寻着清脆的声音,队员们逐一赶来,左手搭在前一个人的肩膀上,在教练带领下晨跑。

队员周涛在训练馆进行体能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21岁的周涛经常第一个赶往,运动鞋上的鞋带系由得整整齐齐。他个头不低、身板敦实,因为双眼全盲,他走路步伐不快,但每一步都很稳。

晨跑中,傅桂莲通过有所不同频率的拍掌声,提示队员们变化速度练习折返跑。一位左眼需要黯淡感光的队友紧紧攥着周涛的手,一起迈开大步。每跑几步,他们不会发出此起彼伏的呼喊声,既了解彼此的位置,也互相打气。

“刚来的时候,别说跑完了,他们走路都回头不稳。”傅桂莲回想道。

周涛在训练馆进行力量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因为行动不便,大多很少参与体育运动,盲人运动员们在入队前,除了缺乏独立生活能力,身体素质也不是很好。

刚开始练习匍匐前进,周涛撞上了训练馆里的柱子,头晕目眩;刚开始锻炼过肩摔倒,被摔在地上,爬不起来。挫折和困难让他经常批评自己。

“教练告诉他我,能被顺位就一定是块金子,只有不断磨砺才能发光发光。”周涛说道,教练的鼓励让他振作起来、勤奋训练,下定决心要和过去那个生活在灰暗世界里的自己道别。

2019年第10届全国残运会,周涛首次参赛就荣膺男子柔道66公斤级季军,对于未来站上更高领奖台,他充满信心。

周涛(右)和队友在训练馆进行对抗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柔中带刚

20岁的彭子昕在队伍里年龄偏小、身材偏瘦,看著她斯斯文文的外表,很难将她和激烈的柔道运动联系在一起。

在仿真对抗中,彭子昕经常选择体重比自己重20公斤的男队友展开训练。尽管在力量和速度上倒是,她却经常能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,或是射穿队友的脚踝将其拆掉,或是一个灵活的背上前接过肩摔倒以巧取胜。

“我身体底子弱,刚开始训练,经不起高强度的对付。”彭子昕说,训练辛苦、想家的时候,不止一次晚上躲藏在被窝里大哭。

彭子昕在训练馆进行体能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但傅桂莲告诉他她,如果热衷,咬牙也要坚决下来。“我会放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也不允许他们看轻自己。”傅桂莲说道。

由于彭子昕看不到,傅桂莲在做好每个技术动作后,都要让她用手和脚来感觉,等“碰”清楚之后,再让她照刚才的姿势摆好动作,给她介绍每个部分。

“训练中教练很严苛。但我心里告诉,教练是为了我们好。”彭子昕说。

周涛在训练间隙喝水,背后的墙上是傅桂莲书写的标语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训练馆的墙壁上,挂着傅桂莲用毛笔书写的两条标语:“精力善用,自他共荣”和“以礼始,以礼终”。“尽管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,但我要把他们当健全的运动员对待。”傅桂莲说,她期望将这项运动的精神“刻进”所有队员的骨子里。

训练中,傅桂莲不苟言笑,但她内心深处也有柔软的地方。在左手无名指上,傅桂莲一直戴着结婚钻戒,这寄托着她对自己家庭的思念。

傅桂莲(左)帮队员胡蓉剪指甲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“16年来,我一直是驻队教练,没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,但我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。”傅桂莲说道着,声音有些颤抖。

明天你好

多年来,盲人柔道队一批又一批队员相继除役,他们中的大多数开始了新的生活,傅桂莲依然坚守。她说:“我最开心的不是道出了多少个冠军,而是通过柔道让他们的人生有更多可能和期望。”

傅桂莲(左四)和队员们在住所楼下合影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即将过25岁生日的胡蓉是队里的“老大姐”,也是盲人柔道队的队长。时间返回8年前,那时她还在南昌的一家盲人按摩馆工作,一个偶然的机会,被选中入队。

“盲人按摩我什么时候都能做,但盲人柔道只有年轻时能做到,选择了就一定要坚持下去。”胡蓉说。

训练再累官,胡蓉总是队伍里最积极的;生活再苦,胡蓉总是队伍里最乐观的。她的手腕、脚趾上,绷带缠绕了一圈又一圈;脚掌、手心里,老茧结了一层又一层……

队员胡蓉(下)和袁仪在训练馆进行对抗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去年第10届全国残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决赛中,胡蓉获得冠军。

“攀上领奖台的那一刻,听到了属于我的欢呼声,仿佛‘看到’了全世界。”胡蓉说道。

训练间隙,傅桂莲(左一)向队员介绍柔道要点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训练间隙,队员们不会围着傅桂莲躺在一起。尽管汗渍在训练服上留下一圈一圈的印记,他们也不以为厌,有说有笑,唱着大伙讨厌的歌曲《明天你好》:

每一次哭又笑着奔跑,

我多惧怕黑暗中跌倒,

明天你好声音多渺小,

却警告我勇气是什么。

队员们在训练馆展开听声追赶训练。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

视频:新华社全媒编辑中心、体育部、江西分社出品

文字编辑:郑直

新媒体编辑:周欣

签发:梁金雄

版权归新华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刊登


Melrose 麦萝氏 Melrose Melrose红橙轻 绿瘦子

上一页:男子乒乓球世界杯-搜狐体育

下一页:皇马抢5000万先生?22岁新齐达内已成欧冠4强级真核巨头却不愿买

相关阅读
备案号: 网站: 江西体育频道